給我兩顆幸福的好囊胚

先生在結婚前因精索靜脈曲張擔心造精功能有問題,萬萬沒想到先生的精蟲是正常的,但自己卻是卵巢早衰的困境,只好進行試管嬰兒積極求孕。或許女人的毅力是男人無法想像的,醫師在考量內膜的因素下,建議先冷凍胚胎再植入,沒想到上帝給了她最幸福的一件禮物,傳說中的兩條線終於在她眼前出現。
2011-11-28
作者 王懷麟 醫師

H小姐今年34歲,先生在結婚前因精索靜脈曲張,接受了手術治療,由於擔心造精功能有問題,結婚後便開始積極想懷孕,卻事與願違,努力了兩年肚皮仍舊沒有動靜,因此鼓起勇氣求診。原本以為應該單純只是精蟲品質的問題,但萬萬沒想到先生的精蟲居然是正常的,卻是自己卵巢功能已經嚴重退化,血液荷爾蒙AMH只剩下0.52,而且還有一顆巧克力囊腫。醫師跟她說能夠懷孕的機會不高,即便醫學輔助對她而言,也未必會成功。然而她不想放棄任何機會,且意識到應該更積極地求孕,於是南下新竹求診,並決定先利用人工受孕的方式試試看,但結果卻是失敗的。H小姐不灰心,堅定的說:「○醫師,我想直接作試管試試看。」或許女人的毅力是男人無法想像的,她比先生更努力,每天遵咐醫囑,多運動、保持作息正常,反而更期待療程的到來。

終於見到可能是最後一次的月經了,收拾好東西便驅車至診所;由於有之前打針的經驗,因此進入試管療程反而更覺得駕輕就熟;只不過這次卵泡數仍舊只有三顆,取卵也只有三顆,不過幸運地都能受精成為胚胎。每天她都很害怕胚胎發育不好,更怕沒有胚胎可以植入。原本聽說別人都是第三天植入,這次醫師卻建議她要有勇氣培養至第五天,再決定是否要植入。最終就剩兩個囊胚的胚胎了,在考量內膜的因素下,醫師建議她冷凍胚胎等下次週期再植入。H小姐聽「別人」說冷凍不好,因此心裡仍舊忐忑不安;但由於相信醫師,因此她也大膽接受醫師的建議。植入後什麼感覺都沒有,更不用講網路上分享的經驗了。

總算熬到放榜的日子,莫名緊張的心情表露無遺。坐在診間似乎有點讓人洩氣,明明說好面對失敗的勇氣,見到醫師就消失無蹤。「最近身體有沒有特別的變化?」醫師親切地問候著。「晚上會不會睡不好,白天會不會覺得小便的次數增加?」H小姐心裡想,「這些不都是正常的現象,○醫師幹嘛故意挖苦我?剛剛驗的小便結果,趕快宣布死刑吧。」沒想到上帝給了她最幸福的一件禮物,傳說中的兩條線居然在她眼前出現。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著實讓她呆滯了一會兒,兩行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下。原來懷孕的心情,比她求學考試、工作成就更來得無比快樂。那些年曾經讓人心酸的努力,總算有了回報,目前正享受人生另一階段的幸福。

從H小姐的故事中,在求子路上奮鬥的夫妻,應該可以學習到三件事情:

1. 注意卵巢生育時鐘AMH:最初有許多方式來檢查卵巢的功能,但是FSH代表卵子品質,但會隨週期而有所變動;第三天基礎濾泡(AFC)雖然很準,但執行超音波的準確度會與操作者不同而有所變異。雖然說「量」與「質」來比較,質比量更重要;但量間接來說也相對重要,好比說,早上去市場買菜,菜色多容易挑選到好的菜,但中午或甚至傍晚去市場,可能挑到好的菜色機會便減少許多。因此當AMH降低時,代表卵子庫存量開始降低,需要積極準備懷孕,不要等到生育黃昏時,好孕機會當然早已流逝。

2. 拉長觀察胚胎時間:這30年來,絕大部份都是以胚胎的外觀型態好壞,來預測著床的機率。傳統上大多數生殖中心都會以第三天胚胎來植入,原因包括了花費成本較少、技術需求較低及不會有無胚胎植入的窘境。但是外觀正常或良好的胚胎,不一定真的是好胚胎,因此往往植入後卻得到令人失望的結果。反之,若多觀察兩天,可以確定真正的好胚胎,經由這兩天的篩選,最後可以挑選勝出的好囊胚,如此才能更有信心。以現代生殖技術而言,實驗室環境與子宮內環境雖然無法完全相同,但一個好囊胚已經大幅提高著床機會,更可以減少植入胚胎顆數,降低多胞胎的機率。

3. 適時採用冷凍、解凍策略:大多數進行試管嬰兒治療,都需要注射排卵針以獲得較多的卵子。然而由於排卵針造成體內荷爾蒙濃度的上升,常常導致子宮內膜成熟速度增快;假使卵子成長速度與內膜成熟速度不同步,若在新鮮週期植入胚胎,比較容易錯過著床的最佳時機,更有可能導致卵巢過度刺激,反而降低受孕機會。因此當冷凍技術成熟,並且可以將胚胎培養至好囊胚再行冷凍,解凍後胚胎存活率將高達90%。不僅可以避開卵巢過度刺激的風險,更可以在解凍週期調控著床時機(implantation window),若有免疫問題的患者,也可以避開免疫抗體的不良影響,因此懷孕機率才能提升。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