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能說的痛-副睪取精術

我一邊替他調整姿勢以及準備手術前的毛髮剔除,一邊安撫著他緊張不安的情緒…God ! 如果換成是我,我會有這樣的勇氣嗎 ?
我想諮詢
2010-06-13
作者 Raymond

呼~呼~急促的呼吸聲,顯示出內心緊繃的情緒;浸潤的掌心中,稍稍握著這僅有的一絲絲希望,恐懼、不安在空氣中彌漫著詭譎的氛圍。看著先生緊張的躺在手術台上,我一邊替他調整姿勢以及準備手術前的毛髮剔除,一邊安撫著他緊張不安的情緒...God ! 如果換成是我,我會有這樣的勇氣嗎 ?

初次遇見這對夫妻,先生因為診斷出無精症而來諮詢試管嬰兒療程。也許上天眷顧,在無精症診斷下先生還有機會可以嘗試手術取自己的精蟲,對於先生的情況比較可行的建議是進行睪丸或副睪取精手術,在半身麻醉的情形下,利用手術直接由副睪內取出精蟲,先生可以清楚地知道手術進行的狀況,同時也立即得知取出的精蟲品質。

對於一般夫妻來說,為了順利生下一個健康寶寶需要闖的「三關」:驗孕、心跳、羊膜穿刺。他還比別人更辛苦,得在原料缺乏的源頭先取到品質不錯的精蟲,才有後續的美好期待...。

隨著手術台上進行的過程,醫生細心地撥開一層層的皮膚結締組織,最後露出整個睪丸和副睪。就像一個人,被一層層扒開無數道的防護,露出最赤裸裸的真實內心,就像是整個人由內到外都被別人看光光了。並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接受這樣的考驗,旁邊的護士小姐、麻醉醫師、手術醫師以及回報精蟲狀況的胚胎師,每個人都在等著結果。人是需要安全感的動物,常透過許多面具和情緒來偽裝、保護自己脆弱的內心。但此時此刻,先生躺在手術台上,失去了他全部的防備,任由宰割般的等著時間一分一秒逝去。

除了第一幕見識到睪丸被擠出那一刻,讓我受到不小的驚嚇外,在看到醫師利用細針在副睪上扎了又扎,為了儘可能保留下這些珍貴的精蟲,以細針不斷抽吸的當下,同為男性的我更是能感同身受,還好~ 有麻醉!!而實驗室的我們得要立即在顯微鏡下,不斷地來回仔細檢視由醫師遞上來的一管管液體。深怕不小心遺漏了那一隻躲在邊緣的重要小蟲蟲。先生的男性雄風已不復存在,只剩下求子的決心在支持著他。

等待結果的寂靜,讓躺在手術台上的先生宛如等待宣判的犯人,靜靜地不發一語,但是內心一定是很惶恐的,充斥著許多思緒。到底會不會取到?萬一沒有精蟲該怎麼辦?..."這個點取到的精蟲數量和活動力都不錯"胚胎師這樣回報著。呼~~先生終於長長的吐了一口氣,語氣略帶激動的說出「謝謝」。剛剛的擔心都放下了,終於暫時通過第一關考驗。這次手術整個過程都很順利,大約一小時即結束,並且取到數量和活動力都不錯的精蟲,等著和太太的卵子相遇。

透過顯微注射,讓精子和卵子約會。最後取到的17顆成熟卵子中有13顆出現正常受精的2PN,受精率為76%。培養到第五天,有10顆為分裂速度正常的囊胚,為了怕過度刺激及增加多胞胎的風險,最後挑選了兩顆頂級胚胎植入。還很幸運地將其他千辛萬苦形成的囊胚先冷凍起來,暫時住在送子鳥的家。

兩週後,太太抱著腹脹的肚子,緩步的走在階梯上,是準備放榜的日子。驗尿結果出來,真是好孕,第一次植入就成功的看到兩條線,看來先生承受的這般心理和生理的痛苦並沒有白費,不過接下來還有兩個關卡等著他們,至少離最後幸福終點只剩下一半的距離...而我們也只能誠心的在一旁幫他們加油打氣了!

意外地診斷出「無精症」,在最後的求子出口「精子銀行」之外,還好老天眷顧他們,給了另一個機會,至少還能利用手術成功取得自己的精蟲。關了一扇門的同時,相信上天會再為你開另一扇窗的!

評論

送子鳥生殖中心
送子鳥生殖中心
  1. 踏進婦產科的無所適從恐怕是男人心中的恐懼,面對手術進行中即時回報的精蟲狀況,身心的壓力可想而知。是多麼大的動力驅使著想擁有寶寶的勇氣,看起來很恐怖的手術目前已經相當純熟,進行試管嬰兒平均每次胚胎植入都有50%以上成功率。可不是所有無精症都有機會進行副睪取精手術,只有阻塞性無精症才可。當睪丸已喪失製造精蟲能力,這群朋友只能藉助「精子銀行」才有機會受孕。
  2. 究竟副睪取精所得的精蟲,進行人工受孕還是試管嬰兒好呢?答案當然是後者。只需要少許具有活動力的精蟲,卻能得到較高的懷孕率,況且剩餘的精蟲還可以利用液態氮冷凍保存,將得來不易的精蟲發揮最大的使用價值。
  3. 成功植入兩顆便順利懷孕,歸功於囊胚期技術的進步,藉由玻璃化冷凍的技術也成功的保存了六顆囊胚。誰說小天使一直都不來敲門呢?堅持到底--努力一定會被看見的!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