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遊列國求子到風城 留下來一起面對或離開

那一年她 22 歲,新婚才一年已經做過一次試管嬰兒,據說是先生沒精蟲,可能是先天性無輸精管,要從副睪取精才有機會受孕,當時取到 14 顆卵子,醫師從 7 個胚胎中挑選最好的 3 個植入。
我想諮詢
2008-11-29
作者 賴興華 醫師

隱含路遙遙、漫長等待…之意

「留下來或者我跟你走?」,一句勇敢又堅定的告白感動了不少觀眾(海角七號電影),人的一生要面對多少抉擇?

這樣「篤定」的愛情是再完「美」不過了,留與不留都是撕守在一起,就像公主與王子過著快樂幸福的日子一樣,身處亂世中「背叛愛情」或「為情所苦」者多如鳳毛麟角,這樣異於「零合遊戲」的真情告白最能撫慰人心,也讓人們重新「憧憬」愛情並「相信」愛情。

換個時空背景,在求子路上最難的抉擇就是「面對或者逃避?」,想要有小孩應該比擁有愛情容易吧!愛情如此難捉摸,小孩卻是真實可及,愛情可遇不可求,生小孩卻操之在我,既然如此何不奮力擁抱呢?一對年輕夫妻如何面對老天爺的作弄?在「面對」與「逃避」之間來來回回拉鋸之後,她們做了什麼決定?

那一年她 22 歲,新婚才一年已經做過一次試管嬰兒,據說是先生沒精蟲,可能是先天性無輸精管,要從副睪取精才有機會受孕,當時取到 14 顆卵子,醫師從 7 個胚胎中挑選最好的 3 個植入。

第一次見面,聽完她的主訴後,我建議她做子宮鏡檢查與相關賀爾蒙評估,並鼓勵她繼續加油。再次見面已經是兩年後的事,問她這段時間有沒有好消息,她搖頭,再次建議她完成這些檢查並再接再厲,她接受了子宮鏡檢查,結果很幸運著床環境沒問題,接著又消失在門診之中很長一段時間。

第三次求診是四年後,多年不見,再次關心她是否有好消息?她還是搖頭,一向不多話的她,這次主動提議要安排試管嬰兒,為她再次評估著床環境,意外發現子宮腔瘜肉,從先生的副睪取出少量精蟲,勉強夠 25 顆卵子受精用,經顯微受精後有 21 顆卵子幸運受精,可惜分裂後胚胎品質不是很好,勉強挑了四顆囊胚胎植入,幸孕成功了,令人興奮的兩條線終於出現了,懷孕初期都很順利,聽說只要過了第一孕期沒事就可以放心,正陶醉在當媽媽的喜悅時,一次產檢意中外發現胎兒是無腦兒。

從雲端跌落谷底是相當大的打擊,當診斷確定後,難過的她要求盡快引產終結受孕,這是人性本能的情緒化反應,此時已經是懷孕十七週了,為了進一步瞭解胎兒染色體,特地為她做羊膜穿刺術,結果是染色體正常女嬰(46XX),這樣的打擊常需要較長的時間復原,建議她休息一年再回來,並答應她一定把失去的找回來,也為她預留一次「同一療程」服務。

今年七月她依約回來,決定採用精子銀行之精子重新出發,這樣的決定主要是先生的副睪已無精蟲可取,也是害怕再次受傷,為她取出 19 顆卵子,挑選 2 顆好囊胚植入,同時冷凍了 3 顆囊胚,放榜當天她沒有太高興,反而擔心會不會歷史重演,我告訴她每一次受孕都是獨立事件,何況之前已經補充大量葉酸預防,過渡操心是不對的。三週後超音波確定有兩個心跳聲時,她面帶微笑高興了一會兒,我告訴她再等三週回來討論要不要減胎。

最後,當她決定不減胎時,我並不意外,反而告訴她因個子嬌小,要充分休息才能避免早產,我們會盡量協助她平安生下這對雙胞胎,三天前為她做羊膜穿刺術,在超音波底下我看到至少有一個女孩,兩個胎兒外觀看起來都沒有異常發現,有別於其他客戶的是,當下她沒問我胎兒性別,但我知道失去的已經找回來了。

這麼年輕的夫妻,就得面對人生重大考驗,手上的牌不是很好,打起來也不順,在「面對」與「逃避」間擺盪無數次,雖然不清楚中間周遊列國的過程,但我相信是孤獨無助的,認識七年後的今天,終於可以準備「當媽媽」了,兩個小孩願意留下來跟她走,是我們最高興的事,也為她的勇敢喝采,一切的努力相信老天爺都看到了,不然不會打出這張王牌。

Stork Lai  2008/11/17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