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名為人生的劇本中 開啟新的篇章—專訪顏嘉樂、狄志杰夫婦

嘉樂回想當時十分無助,深深道出心中的疑問:明明很多事情都是努力會有成果,努力背台詞、走位記熟了就不會出錯,可是生小孩這件事情,明明身體並沒有疾病,為何試遍各種的方法,科學的、偏方的,卻還是沒有辦法成功?
我想諮詢
2021-02-26
作者 送子鳥生殖中心

在浪漫的偶像劇裡,男女主角總是不打不相識,從幾次的相處、認識之後,逐漸萌生好感,接著又會經歷一番波折,誤會、爭吵、磨合,最後排除萬難地攜手步入禮堂,生下羨煞眾人的可愛小孩,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雖然是電視劇裡常見的情節套路,卻也反映出現實生活中,每個人都期待的理想劇本。對資深演員狄志杰和顏嘉樂來說也是如此,演戲演久了,總覺得人生也照著劇本走就對了:和相愛的人結婚、生小孩,開開心心地共度一生,一直是他們心中最完美的家庭寫照。

因著表演展開的緣分

同是出身自屏風表演班的兩人,最初因為合作一檔舞台劇而相識。熱愛戲劇的志杰和嘉樂,一個擅長掌握喜劇節奏,一個能夠細膩地處理情緒,彼此都對對方的演戲風格印象深刻。「我們一開始的表演是完全不同的,但在她身上,我也看到自己欣賞的表演特質,那是很吸引我的原因。」志杰說,不過當時兩人都另有對象,所以只是很好的朋友。幾年之後,他們又再度合作了一齣電視劇,戲裡飾演的就是夫妻檔,當時恰好彼此都恢復單身,於是這樣的情誼也持續到了戲外。
 
由於交往時,兩人的年紀已屆適婚,之後又陸陸續續交往了七年,許多人都在催促兩人的婚事,不過志杰因為擔心婚後會讓嘉樂有懷孕壓力,原本想說既然兩個人都打算生孩子,那要不要乾脆先有再婚,卻被嘉樂一口否決。嘉樂說,自己是屬於比較傳統的女生,既然認定了,就先結婚再來生小孩,在幾次溝通之後,兩人終於在2014年完成終身大事。
 

逐步打造夢想的家庭

原本以為結婚時間久了,應該自然而然地會有孩子,不過事情並不如預想,直到婚後第二年,都還沒有消息。「我們把生孩子想得太理所當然了。」嘉樂坦言,他們在家裡放上寓意「產子」的金鏟子、能夠助孕的貫通石、小嬰兒的照片,看西醫吃中藥、試過各種偏方,後來也試過人工、試管受孕,但都沒有結果。
 
很多人都告訴他們不要急、要有信心、保持心情愉快,但是隨著失敗的次數增加,挫折感也越來越深。志杰說,有一次看到嘉樂從廁所出來眼睛紅紅的,問她怎麼了,才知道是月經來了,等於又再次失敗,讓這個畫面在他心裡面留下很大的陰影。「是我真的太想要有小孩了。」嘉樂回想當時十分無助,深深道出心中的疑問:明明很多事情都是努力會有成果,努力背台詞、走位記熟了就不會出錯,可是生小孩這件事情,明明身體並沒有疾病,為何試遍各種的方法,科學的、偏方的,卻還是沒有辦法成功?
 
看到太太這麼傷心,志杰雖然心疼,除了陪伴,也無能為力。直到有次和董至成拍戲時,聊到自己正因為求子而苦惱,董至成便推薦他們可以到送子鳥診所,這趟旅程才有了起點。
 

面對問題 攜手共度難關

「第一次到送子鳥時,不像是到診所,反而像是去畫廊或咖啡館。」嘉樂說,因為先前接觸的診所跟醫院,都是比較制式、傳統,醫生、護士感覺對於接待許多不孕症的求診病患已經習以為常,總是面無表情,但在送子鳥每一位醫護人員都很親切,讓人不覺得是來看病的,壓力就沒那麼大。
 
過去看診時,因為擔心問太多,醫生會不耐煩或趕時間,有時候甚至是腦中一片空白,而不知從何提問,就草草結束;有時候即便是問了問題,醫生與護士回答的態度,卻感覺像是在說:「你就是年紀大了,還想要怎麼樣」,讓嘉樂覺得很受傷。而在送子鳥,醫師則是會主動分析他們的狀態、提出能夠嘗試的解決方法與醫院詳細的資訊,讓他們印象深刻。「這是送子鳥給我一個很大的震撼,真的跟之前任何一位醫生都不一樣。」
 
在這裡,看診不是一個固定的流程方式,而是可以和醫生討論對自己最方便、有效,最符合自身預算與狀況的方式。「就是可以很自然、很放心地聊這件事。」嘉樂說,醫師也很誠實地告訴他們,這個年紀的成功率,比二、三十歲少很多,但還是有機會,所以要保持信心。
 
由於一般的程序都是取卵之後馬上培養,放入母親體內看看有沒有成功著床,但是顧及志杰與嘉樂的狀況,醫師提議嘉樂可以多取幾次卵,培養之後先做篩檢,確認胚胎可以放進母體,再繼續下一步,才不會在成功放進體內後,又被自然排掉,這樣時間久了,信心也會逐漸被消磨。
 
經過多次的往返,嘉樂成功取得六顆卵子,並且第一次植入就著床成功。原本聽到這個消息,兩人滿心歡喜,才發現這個血液數值有點危險,果然過了沒多久再測,就失敗了。「那時候我們兩人已經有討論,如果下一次還是失敗,也許要考慮試試借卵或其他辦法。」志杰說,有了第一次的經驗,當得知第二次成功著床,要回送子鳥做檢測時,兩人的心情都是複雜難言。然而,當寶寶的心跳聲紮實地從聽筒另一端傳來時,夫妻倆都激動不已,志杰更興奮地拿出手機錄音。開心的消息不只一樁,護理師接著告知,有兩個心跳,應該是對雙胞胎。「原本覺得有一個健康的孩子就已經很不簡單了,竟然還是龍鳳胎!」志杰說當下都高興的快跳起來,也慶幸自己沒有放棄希望。「那一刻真的很難忘。」嘉樂笑著說。
 
「我覺得送子鳥還有一點很貼心的是,我們有問題都可以立刻提出。」嘉樂說,即便不是在看診時段,若有疑問,都可以傳訊息給諮詢師。大約懷孕兩個月時,有次晚上睡前嘉樂突然出血,他們慌了手腳,立刻聯絡負責他們的Emily,由Emily在線上教他們立即的處理方法,打完黃體油針後狀況便獲得緩解。「這是我在別地方找不到的服務,尤其在半夜發生問題,我們能去哪裡找人呀?」回想起當時的狀況,彷彿還歷歷在目,因為懷孕期間,有太多細節需要注意,若有諮詢專員能夠即時的協助,就不用過度擔心。
 
雖然過程花了許多時間、心力,但幸運的是,之後懷孕過程則是步入佳境,沒有孕吐、水腫等懷孕的徵兆,甚至連生產前的宮縮,都沒有感覺特別不舒服,「因為沒有什麼徵兆,每天都會問自己,這是真的嗎?」嘉樂說,也許是太期待兩個小孩的到來,就算有身體有異狀,也都覺得沒什麼,因為期待孩子的喜悅,已經勝過身體的反應了。
 
剖腹的前一晚,兩人和醫生還在討論,是兄妹比較好,還是姊弟比較好,後來決定順其自然,不過他們為孩子取了小名,叫伊哥、伊姊(一哥、一姊),代表兩個人都是家裡最大的。當兩個孩子來到世上的那一刻,志杰雙手顫抖,抱著小小軟軟的寶貝,到嘉樂身邊,當時虛弱的她緩緩地說:「謝謝你們來當我的孩子。」輕輕的一句話,將多年來的心願放下了。
 

走向劇本裡的完美結局

「雖然46歲才有兩個孩子,時間好像比別人晚了些,但能夠在這個階段得到兩個寶貝,其實也是最好的。」嘉樂說,經過了這段過程,讓她更重視家庭生活,不會想為了工作,而耽誤和小孩相處的時間。「現在真的沒有辦法忍受他們哎一聲,都會很不捨,想要趕快去抱、去哄。」又因為是雙胞胎,兩人幾乎每天都睡眠不足,「現在我們連好好坐下來吃一頓飯都很難。」志杰和嘉樂嘴上埋怨著,但笑容裡滿是甜蜜。


 
回想起這段過程,除了感謝送子鳥的協助之外,對彼此也充滿感激。因為心疼太太所承受的身體負擔和心理壓力,志杰每天都會想法子逗她;而嘉樂也感受到這樣的體貼與用心陪伴,即便再忙、再累,也心懷感激,因為一起努力、相互支持的這段路,曾能更加珍惜現在的一切。
 
「如果以閱讀劇本的方式,回頭來看這個過程,其實滿有趣的。」兩人遇到了困難、一起找到解決的辦法,在這過程中不停地遇到負面情緒、感到挫折,就像是一場修煉,最後找到解決的辦法,幸運地成功了。但是志杰也強調,即便最後沒有成功,也不會遺憾,因為所有能做的事都做了。
 
「現在對我來說,家就是這個屋簷,而屋簷之下的我們在一起,開心的時候就抱著小孩跳舞、哼哼歌,他們開心,我們也很開心。」就像是電視劇裡完美結局的條件,有互相扶持的另一半、兩個可愛的孩子,新的人生篇章才正要開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