鑲嵌型胚胎知多少,雷射輔助不影響

高齡卵巢庫存量(AMH)偏低加上染色體異常率高,經過PGS檢測後,要收集到染色體正常胚胎困難重重,然而鑲嵌型染色體胚胎提供另一個植入的選擇,到底鑲嵌型胚胎適合植入嗎?
2020-07-03
作者 Duke

近年來晚婚的趨勢已經一去不復返,因此許多女性不得不面對年齡殘酷的現實,已有許多文獻報導指出隨著年齡的增加,染色體發生異常的機率越高(圖表一),相對的年齡越大,植入後成功懷孕的機率也越低。因此在高齡的族群總會建議進行胚胎著床前染色體篩檢(Preimplantation Genetic Screening; PGS),藉由此篩檢在胚胎植入前就先知道了染色體異常與否,進而挑選染色體正常的胚胎植入可以提升著床率。然而對於高齡女性而言還面對另一項嚴峻的挑戰,其抗穆勒氏賀爾蒙(AMH)也偏低,代表著卵巢的庫存量拉警報,每一個療程所能取出的卵子也寥寥可數,因此在取卵數少且染色體異常率高的雙重不利因素下,要能夠收集到正常染色體的胚胎植入顯得困難重重,求子之路也相對的顛簸難行。

然而鑲嵌型染色體胚胎(mosaicism)提供了另外一個植入的選擇,鑲嵌型染色體(mosaicism)為混合型的染色體狀況,相較於染色體異常(Aneuploid)的機率隨著年齡增加而增加,鑲嵌型染色體(mosaicism)異常的機率則不會隨著年齡的增加而增加,在院內的統計,各年齡區間中,鑲嵌型染色體(mosaicism)胚胎的發生機率均約25%(圖表一),如此不一樣的統計數據結果代表著鑲嵌型染色體(mosaicism)胚胎發生的機制與染色體異常胚胎(Aneuploid)不同。許多文獻報導指出染色體異常主要發生於卵子階段的減數分裂(meiosis)所致,而減數分裂(meiosis)發生錯誤的機率與年齡成正比。然而胚胎發育階段所發生的有絲分裂(mitosis),其發生錯誤的機率則與年齡無關,因此推論鑲嵌型(mosaicism)的染色體異常與有絲分裂(mitosis)有關。

而具體來說有哪一些因素會導致鑲嵌型染色體(mosaicism)異常呢?根據許多文獻探討的結果認為鑲嵌型染色體(mosaicism)異常主要來自於胚胎培養環境(諸如使用培養箱的氧氣濃度,不同類型的培養基或進行檢測時對於胚胎細胞進行額外的流程…等等),但目前並沒有明確的造成鑲嵌型染色體(mosaicism)異常的原因。而本篇發表在今年台灣生殖醫學年會(TSRM)的口頭報告中有討論鑲嵌型染色體(mosaicism)的可能成因,在進行胚胎著床前染色體篩檢(Preimplantation Genetic Screening; PGS)時,由於需要較精準的採樣約3~5顆細胞,因此採樣前會觀察第五天囊胚其孵化(hatch out)的滋養層細胞的多寡來決定是否使用雷射輔助(Laser Assisted)。而在使用雷射輔助時會產生熱效應(Thermal effect),而此熱效應屬於細胞額外的壓力,因此本篇研究探討雷射採樣所產生的熱效應是否是造成胚胎鑲嵌型(mosaicism)的原因,結果顯示在使用雷射輔助採樣(LA)與未使用雷射輔助採樣(Non-LA)的兩個組別其整體的鑲嵌染色體(mosaicism)比率分別為25.6%及26.7%(圖表二),在統計上沒有顯著的差異。

更進一步使用年齡做分組,共分為捐卵組,<35,35-37,38-40與>40歲等五組,比較每一個組別的使用雷射輔助採樣(LA)與未使用雷射輔助採樣(Non-LA)的整體鑲嵌型染色體比率,每一個組別在統計上也均沒有顯著性的差異(圖表三)。

最後則使用胚胎的等級做分組,共分為好(AA,AB,BA),中等(BB)及劣(BC,AC)等三種分組,比較每一個組別的使用雷射輔助採樣(LA)與未使用雷射輔助採樣(Non-LA)的整體鑲嵌型染色體比率,每一個組別在統計上也均沒有顯著性的差異(圖表四)。

本篇的結論顯示雷射輔助所產生的熱效應並不會對採樣的細胞造成影響,進而形成胚胎鑲嵌型(mosaicism),胚胎鑲嵌型(mosaicism)的成因還有待日後持續的研究。雖然目前沒有明確的因素指出為何發生胚胎鑲嵌型(mosaicism),但有許多的報導文獻指出已有植入鑲嵌型染色體(mosaicism)胚胎的案例,發表在新英格蘭雜誌,其植入鑲嵌型染色體(mosaicism)胚胎,後續順利懷孕,也進行相關的產前篩檢,染色體狀態均為正常,後續追蹤至活產後嬰兒與其他新生兒在臨床表現無差異。而在許多文獻中推論這種鑲嵌型(mosaicism)的胚胎在植入後會有自我修復的功能,雖然確切的機制還有待更多研究證明,但是顯然對於高齡族群的求子媽媽是一個福音,因為高齡其能收集到的胚胎較少且染色體異常率高,此時不妨轉念一下,只要成功懷孕後,後續做好產前篩檢,選擇鑲嵌型胚胎(mosaicism)植入也是另外一條康莊大道,也提供了在求子之路屢戰屢敗的女性另外一條明路。

參考文獻:

  1. The relevance between embryo mosaicism and laser-assisted trophectoderm biopsy. TSRM, 2018. Oral 18.
  2. Greco E, Minasi MG, Fiorentino F. Healthy babies after intrauterine transfer of mosaic aneuploid blastocysts. N Engl J Med 2015;373:2089-2090.

 

評論

Adam
Adam
  • 以往胚胎染色體篩檢的檢測法aCGH,只能單純看出胚胎是正常(Euploid)或異常(Aneuploid)。隨著解析度的提升,現在的檢測法NGS(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已經可以篩檢出鑲嵌型胚胎,讓擁有鑲嵌型胚胎的客戶不再只能束手無策,多了植入並能帶寶寶回家的機會。
  • 在進行胚胎採樣時,有時候為了控制切片的滋養層細胞數量,以及減少切點傷口,會先在切點做三點雷射。但雷射產生的熱能是否對胚胎造成損傷,也是必須考量的一環。本篇統計結果顯示,雷射與產生鑲嵌型胚胎並無關聯。而2019歐洲生殖醫學會(ESHRE)也有類似研究,該篇統計如果雷射發數大於3發,就有可能提高產生鑲嵌型胚胎機率,相關研究仍在進行中。
  • 臨床上對於鑲嵌型胚胎後續發展與活產後健康狀況,尚在研究階段,且根據鑲嵌位點及異常程度,又可細分為低度或高度鑲嵌型。建議植入前與主治醫師充分討論,才可讓自己手中握有的資源發揮最大效益,實現夢想。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