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合胚』完賽求子路

經過所有基本的檢查後,醫生建議我們可以考慮人工或試管,而我們知道時間不待人,很快的決定進入試管療程,但就在第一次取卵後,才驚覺卵巢的功能已經岌岌可危。
2017-12-08
作者 客戶分享

給正在努力求子的妳們:

在求子的路上,你是否還是茫然失措,是否還是無助的獨自行走在一條沒有盡頭的道路上?而這看不到盡頭的未來,是否讓你幾乎放棄了希望?當你打算就此打住,不再追尋夢想的時刻,只希望能在看完我的『故事』後,能再給妳(你)自己一次機會,讓迷路的小天使也能找到回家的路。

2014年,剛過完農曆新年,一晃眼結婚也12年了,打自結婚以來一直忙碌於職場,似乎也沒太多時間好好考慮生小孩這件事。剛結婚時,就像多數年輕夫妻一般,不急著生小孩,也許兩個人的日子過的也算愜意,時間的流逝沒能帶給我們太多的警示,而當身旁的好友、好同學與好同事一個個結了婚,也都很快的有了小孩後,每每在吃著別人的滿月油飯,亦或飯局中聊著完全沒有話題的媽媽經時,才讓我們驚覺,生活中似乎少了點什麼,而其實這個空缺就是『一個小孩』,讓家庭更完整的一份子。

為了滿足一個完整的家的這個念頭,也就開啟了我們這一段艱辛求子的路程。更讓我們真真實實面臨了高齡求子一點都不簡單的事實,如同工程師般的理性思考,聽從身旁友人的求子經驗與建議(也是多年求子,最終在送子鳥診所如願以償的朋友),我們明白自己在求子的道路上應該會辛苦一點,所以第一時間沒考慮太多,就直接到診所報到,開始認真的面對問題。

經過所有基本的檢查後,醫生建議我們可以考慮人工或試管,而我們知道時間不待人,很快的決定進入試管療程,但就在第一次取卵後,才驚覺卵巢的功能已經岌岌可危。在排卵刺激後,僅僅取出2個成熟卵,這離原先預期的目標差了好大一段距離,這結果著實讓我們當場為之氣餒!但為了能成功帶回我們的寶貝,收集卵子是一條不得不走的路,沒有選擇的當下,只好打起精神,繼續奮鬥下去。在接下來連續的幾個月裡,同樣的流程走了好幾遭, 而時間來到了8月,在好不容易收集了17個卵子後,可以考慮來試試接下來的囊胚培育與植入。但好事總是多磨,就在這次的療程後一週,莫名的腹痛與發燒,在經歷一連串的醫院檢查與轉診後,才確定是原先的卵巢巧克力囊腫發炎所引發的感染,為此又住了院動了小手術, 處理了感染的巧克力囊腫。

在手術康復後,休息了三個月調養身體,立即又開始準備解凍卵子、囊胚培養,而困難的試煉似乎不曾離開我們,17個卵子僅培育出3個囊胚,然而在胚胎著床前的篩檢(PGS)報告出來後, 更令人錯愕的事,居然連一顆正常的囊胚都沒有。永遠都還記得那晚回診看報告時的場景,在聽到醫生告知這結果時,心中自是五味雜陳。這時醫生的安慰,似乎沒有撫慰到我疲憊的心,看著這一年來的所有努力付諸東流,淚水不爭氣的流下。難過的不是付出的辛苦與花費的金錢,而是這結果無情的摧毀我的一絲希望,走出診間茫然的問自己,這條求子路, 還可以走下去嗎?我明白年齡的不可逆與囊胚高異常率的關係,但只怨上天的無情,竟然連試一次的機會都不給。

就在休息了3個月後,來到了2015年的春天,重新整理了自己的心情,只能告訴自己, 這也許是一條看不見盡頭的道路,但是橫在眼前的是-如果不再繼續跨出下一步,那一切都不會改變的!如果此刻選擇了接受,若干年後,當已經完全沒有機會改變的時候,我是否依然能坦然面對這結果呢?這問題在我心裡盤旋好久好久。我想在當下,我是無助的!沒有答案的。在這樣的矛盾心情下,身旁好友也曾建議換家醫院試試不同運氣。在好友極力鼓勵下, 掛了台北某教學醫院門診,但很多事可能冥冥中自有安排,那天晚到了一點,結果錯過門診時間,只好和好友吃了個飯就又回來。

回家後仔細思考,還是決定回到送子鳥重新再來一次,而這次也換了L醫師的門診。還記得那一晚的門診跟L醫師說明現況後,離開前L醫生說:『全力以赴』,讓我印象深刻,也是這句話又給我打了一劑強心針,讓我又再次打起了精神!我當然明白接下來會很辛苦,但是當你沒有選擇的時候,反而好做決定,因為路只有一條。而接下來改採合胚策略與溫和刺激的自然療程,先試著收集可用的囊胚,等到湊足數量後,再來進行植入這樣也可以爭取一點時間,高齡懷孕一切都是在跟時間賽跑的。

但是艱辛的路似乎還沒走完,2014年的那次手術也許真的還是對卵巢造成不少的影響。接下來的取卵以及囊胚培育可真又是一條坎坷的道路,舉凡一般試管療程會遇到的問題,我幾乎都遇過了!不只數量少的問題,還有卵子未成熟,取卵手術前提前排卵,受精卵不分裂,亦或無法發展成囊胚等問題。曾經還有連續三次療程無法順利收集到囊胚,也因此醫生還很誠懇的與我們討論,問我們是否要設個停損點,甚至是否有考慮要借卵。我想醫生應該也認為我們在做沒有經濟效益的療程,我不禁問了醫生:我可以繼續再做下去嗎?還記得L醫師說:『你不放棄,我們就不放棄。』其實我也知道說不放棄,不難!難的是眼前的事實,不得不讓我自己承認,我們是在進行一場成功機率很低很低的療程,該流的淚水也流光了,我只問自己,是否能給自己一個無憾的未來,至少今天的我曾那麼認真的努力過,如果上天還是不給我一次機會,那也該無怨無悔了。

日子依然是這樣運轉,唯一改變的是我調整了日常生活中運動的強度,我想自己能做的就是把身體調整到更好,也為將來做準備。而後就在數次的療程後,一轉眼也到了2015年底, 勉勉強強湊了三個囊胚(其實應該只有一個,其餘的兩個,品質不甚理想,如果是一般患者, 應該不會採用,而胚胎師知道我的處境,跟我分享也有個案曾經成功過,所以還是可以試試)。 接下來就是等候植入的時刻了,趁著植入前,去了趟日本旅遊放鬆心情,也順便到寺廟參拜, 希望能帶來多點好運。回國後,就正式開始準備進入植入療程。植入前的子宮檢查與處理是由So醫師幫忙處理。那天回門診,先生剛好出差,這也是唯一一次我一個人來看診,門診檢查當下心情自是緊張,門診的護士見狀跟我說,可以握著她的手。當下瞬間心情平靜許多,很感謝那個我忘了名字的護士。一週後的植入,植入當下L醫生一連跟我說了兩次:祝我成功!的確,我真的需要多點鼓勵與好運,因為我在為自己的最後一線希望努力。

等待放榜的當下,心情其實反而是平靜的,能走到這一步,相信上天自有安排。就在回診前5天的那個早晨,偷偷驗孕了,傳說中的兩條線映入眼簾!這結果有點不是那麼的踏實, 一連驗了幾天都是同樣的結果,心中已經知道-峰迴路轉,最後的好『孕』終於站在我這一邊。 後來回診抽血的結果,超高的b-HCG數值讓我順利的取得了門票!那晚走出診所的心情,真的很好,因為我知道當一個好運出現的時候,一切的改變即將到來。

高齡40歲,卵巢衰退,自卵生子,看似Mission Impossible,但在送子鳥團隊的協助下,我終於如願把小孩帶回家,我要感謝每一個曾經鼓勵過我的朋友,尤其在最艱困的時刻,送子鳥的醫護團隊人員所給予我溫暖的鼓勵感謝。L醫師每次務實的提醒與果決的對策,讓我誠實的面對自己的處境,而能更理性從容的進行療程。感謝So醫師在我懷孕初期的協助,尤其在幾次的小狀況裡,總能立即迅速的處理。So醫師的細心與溫柔讓我能安然度過不穩定的懷孕初期階段,另外無數不知名的護士與胚胎師,我想你們更是成就每個美好事情的幕後最大推手。謝謝你們陪我走過這段路,因為有你們,讓我能拾回這期待已久的美好時刻。而在此刻,短短的分享只想鼓勵那些跟我一樣,曾想放棄的求子朋友,只要還有機會,堅持到底!路也許會走遠,但好孕不曾會離開過我們。

評論

Agnes
Agnes
  1. 半年療程的17顆凍卵肩負著你們許久的期待,從囊胚形成到PGS報告完成,有喜悅卻也失落。3個月後,當妳再度坐在診間時,我明白這是妳的勇敢-接受一無所有,在絕望中堅持到底。卵子庫存量低的求子路猶如跑馬拉松,妳的『信念』與『決心』才是完賽的關鍵。跑步時,身體感受的『臨界點』猶如做試管嬰兒的八個意外,快要支持不住時,需要靠堅強的意志堅持,而成功的秘密是『妳,從不放棄』。
  2. 在39歲那一年開始求子,她花了2年的時間,從『蒐集卵子』到『蒐集胚胎』,其最終目的是擁有囊胚、累積孕氣。根據送子鳥診所的統計(如下圖),她每一顆胚胎的活產率是18%。而她靠著多次取卵,彌補高齡及胚胎品質不佳的劣勢,終於一次植入成功。

    (因年紀而每顆囊胚所能創造的懷孕率及活產率)

    故事主角的療程分2個階段:合卵與合胚策略

    ** 註:卵子授精後的16-22小時可以觀察授精狀況,2個原核(源自於卵子和精蟲)是正常。而少部分受精卵原核出現時間早,在正常觀察時已經消失或已經分裂。這樣的胚胎統計懷孕率不到10%。面對狀況不好的妳,我們選擇特別註記、額外冷凍。

      合卵策略 合胚策略 植入歷程
    取卵次數 5 7 植入胚胎顆數
    熟卵 17 6 3
    受精卵 14 3(其中2顆 **註) 放榜數值
    囊胚數 3 3(5BB+4BC**+4BC**) 2759
    囊胚染色體正常 0 - 活產男嬰
  3. 如果時間倒轉,讓我遇見剛結婚時的妳,會告訴妳『早點』遇到幸福的方式:先做卵巢庫存量-AMH評估,若數值不理想(AMH<2,FSH>8),應早日積極求孕。若想延遲當媽媽時間,在拼事業的路上,依舊愜意兩人的生活,應預先冷凍年輕卵子,保存年齡優勢的活產率。然後在想孕的2014年,解凍卵子做試管嬰兒,擁抱家庭、事業兩相完美的日子。 

謝佳琳 醫師
謝佳琳 醫師
  1. 38歲以上的卵子發生染色體異常率超過40% (隨年齡增加而上升),若又為卵子存量 (AMH) 偏低者,建議採「合胚」方式,即是胚胎先經由“內部篩選”培養至囊胚。累積到3~4顆好囊胚,再進行植入。 (或更進一步的採囊胚植入前PGS切片檢查,若有染色體正常的囊胚便可植入單一囊胚,或能縮短收集胚胎所需的時間)。在取卵、培養過程中,偶有意外 (取不到卵,不良胚胎,發育中止等狀況),但有了“目標管理” (著眼於總囊胚數),便可藉由“時間來療癒偶發的意外”。而小於38歲但AMH低的女性,卵雖少但品質好,卵子解凍受精後囊胚培養率也較高。因此建議38歲以下卵巢衰退的難孕女性,採用「合卵」方式,節省費用,懷孕率仍達平均水準。
  2. 卵巢衰退、卵子存量極低者,在強刺激的促排藥物刺激下,當週期可能會有優勢卵泡數量增加同時䧳激素濃度上升,但往往真相是“召喚原本走向淘汰的不良卵子回到發育行列”,致使“取不到卵子的空卵泡、不良卵子或卵子不成熟”的意外出現。反之,若採取自然週期或是微刺激促排,即是單純以內生性“濾泡刺激素”或利用口服排卵藥,誘導小卵泡先經過一番內部競賽,使最好的一顆或二顆卵泡勝出、繼續發育,較能取到“可用”的成熟卵子。
  3. 女性卵子質與量和年齡及AMH直接相關,當AMH數字己定,決高下的便是“年齡”。卵子染色體異常比率:35歲約30%、40歲約50%、44歲以上,高達70%、43歲以上女性若採以自卵受孕,胎兒活產率不到15%,此時會建議朝向"卵子受贈"的方向前進 (因為此時自卵活產率低),但若仍想嚐試自卵受孕,不妨先設定"停損點" (設定收集胚胎時間),亦可與43歲以下的難孕女性採同一策略: 利用“智慧精準”試管嬰兒,先依據AMH制定“個人化促排療程”,取出的卵子在最佳時間受精 (高齡、卵少者可輔以 Spindle microscope 來定義卵子分裂時間軸),藉“植入前囊胚切片”篩出染色體正常的胚胎,選擇“單一囊胚植入”,以提升安全活產率。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