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哩之遙的幸福 子宮內膜接受性分析 (ERA)

曾經我們以為做人最後一哩路是 PGS,也曾懷疑自體免疫排斥是最後一哩,2016 年我們發現 ERA (子宮內膜接受性分析) 可能是最後一哩
2017-12-14
作者 賴興華 醫師

滿懷期待植入兩次染色體正常 (第三代試管) 囊胚沒成,您還有勇氣再試嗎?假如不死心想再拼,身為醫療團隊的您該如何幫她走完最後一哩?

四十一歲的她卵子瀕臨枯竭 (AMH 0.85),半年內接受四次取卵收集 12 顆熟卵創造 3 顆好囊胚,做第三代試管 (PGS) 僅 1 顆染色體正常,植入沒成不想借卵的她再拼兩次取卵 4 顆創造 1 顆好囊胚,結果是染色體異常 (※ 註:41歲女性平均五顆囊胚才有一顆染色體正常),失落之餘該如何走下去?

除了借卵還有別的路可走嗎?換跑道從卵子庫配對 16 顆熟卵創造 5 顆囊胚,切片 2 顆送 PGS (著床前染色體篩檢) 僅 1 顆染色體正常,植入依然落榜。

實證醫學顯示「精準挑選」一顆染色體正常囊胚植入至少有 60~70% 懷孕率,為何她植入兩次還不成?檢視該做的檢查都不缺甚至很超過,魔鬼究竟躲在哪?

很早以前我們相信 PGS 是做人路上最後一哩路,研究也顯示染色體異常胚胎不易著床,縱使僥倖著床也以自然流產居多,而早期懷孕胎停 (萎縮性囊胚) 個案做染體分析高達 60% 以上為異常,因此 2008 年引進第三代試管 (aCGH/3.1版) 用以篩查胚胎染色體,後來發現植入染色體正常胚胎懷孕率只提升一些,原因是嵌合型胚胎無法被看見。

2015 年導入更精準的次世代染色體篩查技術 (NGS/3.2版),雖然清晰可見嵌合型胚胎,然而懷孕率提升仍然有限。從 aCGH 進化到 NGS 過程中,免疫排斥也曾是我們懷疑的最後一哩,經過數年驗證,確實解決了不少免疫難孕,但仍無法滿足客戶最終的期待。

歷經兩次落榜後她接受 ERA 檢查,ERA (Endometrial Receptivity Analysis) 全名子宮內膜接受性分析,簡言之為模擬植入週期於胚胎預植入當天採內膜細胞送檢 236 種基因表現,藉此評估最適合的著床窗 (Implantation window),與 PGS 同屬三代試管技術,我們稱它為「精準植入」,結果顯示最適合著床時間為吃黃體酮後 105 小時,有別於常人的 120 小時,精準植入剩餘三顆外表不佳無法做切片之囊胚,幸孕的她目前正在享受懷孕的喜悅。

曾經我們以為做人最後一哩路是 PGS,也曾懷疑自體免疫排斥是最後一哩,2016 年我們發現 ERA (子宮內膜接受性分析)  可能是最後一哩,或許做人路上永遠都有最後一哩,直到懷孕率接近客戶最終期待為止,還在努力的您走到哪一哩了?

每走過一哩之遙,離好孕就越近,當植入一顆 NGS 正常好囊胚懷孕率接近 70% 之餘,我滿心期待最新的「精準植入」能往 80% 邁進,甚至達到您最終的期待。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