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色體異常 透納氏症 47歲 看評論

借卵心相繫 生命有「妳」才完美

{數不清的流產與試管療程失敗,次次都是不可抹滅的傷痛,而原因竟是來自上天開了玩笑,讓染色體出了錯誤。直到換個念頭、轉個彎,另闢一條新的道路,遇見借卵相繫、參與生命重要歷程的「她」,讓求子路變得溫暖平順。}

更新時間:2015-02-13 by Lainey

歷經數不清的流產與4次試管療程失敗,次次都留下沉重的傷痛,最終才發現惡魔隱藏在造物者所賜與的遺傳物質-染色體當中。深植心底圓滿家庭的願望不可抹滅,祈求生命中能擁有一個機會,讓寶寶降落在為她/他準備好的懷抱中。面臨這樣的情況您會如何抉擇?放棄求子的念頭?還是另闢一條新的路?而一切的緣分都是由那一通電話開始連接起......。

電話聲響,話筒那頭傳來的聲音,一聽就讓人覺得是開朗熱情的。最關心的便是「借卵」這個課題,無可避免地,高齡面對卵子異常率高,甚至無卵可用時,最終的旅程便是借卵。電話中的她年近半百,月經已不規則,然而所面臨的卻不僅僅是年齡的關卡,還有自身染色體異常的阻礙。在多次流產的噩耗中,一步步的檢驗隨之而來,撥開迷霧看見背後的黑影。抽血後才發現,先生染色體正常,籠罩著懷孕生子美夢的黑影竟是來自自己的染色體-「鑲嵌型的透納式症」,報告上白紙黑字寫著三種染色體型態:45X、46XX、47XXX,訴說著這殘忍的事實。看著她傳真來的過去史,厚厚的一疊捧在手心,沈甸甸地,見證著這段路途的艱辛。為了一圓求子的夢,為了避免下一代遭受同樣的痛,在先生的支持下,堅強的她毅然決然地決定借卵,堅強地在求子路上繼續向前走。

知道了基本資料以後,當下便想起前一天才聽說有個條件很好、有愛心的捐贈者,只因為有刺青而尚未配對。連忙詢問她這樣的捐贈者的條件是否能接受,開明的她認為刺青只是年輕人愛美的一種方式,對方血型相符、條件很符合她的期望,緣分就是這麼奇妙地連接上了。忙碌的她透過著無數的電話讓我們更了解彼此,也更了解那個即將參與她人生一部分的天使。排定時間後,接下來就等見面看診的時間了。等待期間腦海中曾無數次的想像,這個熱情聲音的主人,到底會長得怎麼樣呢

果然聲如其人,是個親切可愛的女性,讓人感到喜歡。無可避免借卵必須要準備許多的文件,四親等表格、公證、試管嬰兒同意書.......等,繁複的表格一樣也不能省,一切只為了期盼已久的寶寶順利到來。她沒有一句抱怨的話,認真地看著、學著如何填寫表格文件。當文件交齊後,就等待查核申請,讓捐贈者進入療程了。 

或許是好事多磨,在即將開始療程的前夕,捐贈者的月經慢了兩週,即使打了催經針,卻仍然不見來紅的跡象。發生了什麼事呢?這樣的疑問在每個人心中蔓延,關心是我們現在唯一能做的了。透過電話,那頭傳來了捐贈者帶著歉意的聲音,同樣的問題壓在她的心頭,擔心是否因月經遲來讓對方媽媽感到著急。深深撼動我心的是她說:「捐贈卵子是一件生命當中很有意義的事,同時也能幫助別人。現在我身上擁有的是要交付給別人的東西,所以我要好好愛護它,把它完好的交給別人。」聽見話語的當下,她的認真與真心讓我感動,知道她所承受的壓力很大,和她聊聊天、為她加油打氣,是我們能給予她的支持。受贈媽媽也深深體會對方的心情,懷抱著感謝,沒有一句怨懟的話,反而擔心的不是療程的延遲,而是捐贈的小姐過得好不好。人與人之間的人情溫暖,真真切切地展露在她們身上。

終於姍姍來遲的大姨媽報到了!她順利地進入療程,開始了她打針的捐卵歷程,取到了22顆卵子,其中有17顆是可用的成熟卵子,形成了6顆好胚胎冷凍。一顆顆愛心結晶,沉睡在-196℃下,等待媽媽把他們帶回家,相信每個胚胎寶寶睡夢中仍然會夢囈著:選我!選我!

一顆真誠助人的心、一份懷抱感恩的心情,從生命交會那刻開始,她們彼此總很有默契,前一通來電她關心「她」,下一通電話便是「她」關心她。「借卵/捐卵」兩字對於她們來說不只是個名詞,更是改變生命、創造新生的歷程。互相關懷珍惜,期待這樣的緣分能有美好的結果,讓這段奇妙緣分畫下美好句點。

精選文章

Agnes的分享

評語圖片
  1. 送子鳥診所有一份工作讓人成就滿滿-紅娘,將妳與她的緣份牽在一起。因為彼此,因此有了「生命」的連結,因為充滿愛心與熱忱的捐贈者,讓故事中的主角生命將缺角的補成圓滿。感受你們對彼此的關心,是我們工作特別的幸福來源,也倍感溫暖,因為她的認真付出和妳的知足感恩。
  2. 實驗室裡每天重複著一樣的工作流程,卻代表每個人不同的生命故事。從照顧她的希望種子開始,看著它們形成受精卵,每天都長大的胚葉細胞進而形成囊胚而冷凍。就這5-6天,與生命的近距離接觸,都在顯微鏡的高倍率放大下上演,這種感動,是「胚胎師」獨有享受的。而「胚胎師」是世界上與妳沒有血緣,但是最希望妳成功懷孕的「陌生人」。
  3. 懷孕對她到底是難還是不難染色體的秘密,讓她在求子之路上繞了一圈,如果可以讓科學的方式-aCGH(晶片式染色體篩檢),讓妳事先知道胚胎的問題,是不是就可以從多次妊娠失敗的惡夢醒來?